欢迎您的访问!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六和彩抓码王 >

楚怀王简介

发布时间:2019-09-16 点击数: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楚怀王熊槐(约前355年―前296年),芈姓,熊氏,名槐,出生于湖北广陵(今湖北荆州),是楚威王之子,楚顷襄王之父,战国时期楚国国君,前328年―前299年在位。

  继位早期,破格任用屈原等人进行改革,大败魏国,消灭越国,扩充疆土。纵横家苏秦曾言“纵合则楚王,横成则秦帝”。执政后期,与秦昭襄王会盟于武关,秦昭襄王将其扣押,胁迫其割地。两国相交不斩来使,何况是会盟协谈的一国君主。在此之前,春秋时期,楚成王趁会盟之际扣留宋襄公,开了破坏邦交礼仪的先例。

  楚怀王被扣三年里,其子不思救父而自立为王,诸侯自以为无害于自己而不讨伐。楚怀王为国家利益,拒不割地,使秦国一不能得地,二不能以所签订盟约为借口攻打楚国。楚国暂得保。三年后楚怀王客死于秦,梓棺返楚,“楚人皆怜之,如悲亲戚(史记·楚世家)”

  熊槐是楚威王之子,公元前328年继承王位,史称楚怀王。同年,魏趁楚丧,伐楚取径山,楚未有反击。

  楚国自楚肃王开始,经过近60年的休养生息,到楚怀王即位时,国势达到顶峰,与先后崛起的齐秦并列为三大强国,楚国成了当时世界上最大的国家,也是当时物产最丰富,人口最众多,军队最强盛的国家。

  公元前323年,楚国打着送魏公子高返回魏国的旗号,派大司马昭阳带兵攻入魏国,在襄陵大破魏国军队,取得决定性的胜利,夺取了魏国的八座城池,一血径山之耻。

  楚怀王十年(公元前319年),魏惠王见楚怀王已压倒齐国,便与韩宣惠王迅速倒向楚国,表示魏国一直是跟随楚国的,秦国的强迫不能使魏国脱离楚国,劝楚怀王伐秦。楚怀王在压倒齐、魏两个大国后,本来就有意打击日渐强大的秦国,楚怀王任用公孙衍代表自己为总联络人,组织合纵攻秦。

  公孙衍是魏人,从楚入魏,与魏惠王商议攻秦大计。魏惠王罢免魏相张仪,任命公孙衍为新的魏相,并驱逐张仪回秦。在公孙衍的穿梭下,楚、齐、赵、魏、韩、燕、义渠很快就形成了七国合纵攻伐秦国的局面。

  公元前318年,韩赵魏燕等国公推楚怀王为纵长,从东西两个方向攻秦。楚怀王声名大噪,俨然成为魏惠王之后的又一位霸主。但由于列国各有异心,合纵为秦所破。这时的天下形成了齐、楚、秦三大势力,而齐、楚间形成了联盟。

  公元前312年,秦国张仪欺骗怀王要其以断绝齐国之交换取秦国割让六百里商于之地,怀王中计,与齐国断交后只得六里地。怀王恼怒不已,发兵进攻秦国,被魏章大破于丹阳,怀王再召集全国的部队,发动进攻,再惨败于蓝田,其后前311年秦国攻取召陵,三战皆败,韩魏趁机进攻楚国在中原的领土,楚国大国地位瓦解,从此走向没落。

  公元前306年,楚国乘越内乱的时候,联合齐国进攻越国,占领越国位于原吴国故地的国都,杀死越王无疆,把原来吴国一直到浙江的土地全部攻下,并设江东为郡。越国因此分崩离析,残部逃往越国故地,各族子弟们竞争权位,有的称王,有的称君,居住在长江南部的沿海。

  公元前301年,齐联合韩魏大败楚军于垂沙,与此同时,秦也出兵大败楚国。楚国进一步沉沦。

  公元前299年,秦国攻占了楚国八座城池,秦昭襄王约怀王在武关会面。怀王不听昭睢、屈原劝告,决定前往武关,结果被秦国扣留。秦王逼迫他割地保命,被仍肩负国家责任感的楚怀王严词拒绝。秦无法达成挟持楚怀王轻松拿到楚国领地的夙愿,无奈下只能一直囚禁楚怀王。怀王被扣留期间,楚人立太子为王,是为楚顷襄王。

  公元前297年,楚怀王逃走,秦人封锁通往楚地的道路。怀王逃到赵境,赵国不敢收留他,怀王企图逃往魏国,但被秦国追兵捉回。

  公元前296年,楚怀王忧郁成疾,命丧咸阳。秦国把遗体送还楚国,“楚人皆怜之,如悲亲戚 ”。

  早期,楚怀王任用昭阳、靳尚、上官大夫、昭睢、庄蹻、唐昧、屈原、昭滑、陈轸、苏代、田忌、公孙衍等人,楚国一度人才济济,国势大盛。楚怀王和唐昧积极变法,恢复了楚悼王、吴起时期的许多法令,调整楚国矛盾重重的各种利益集团的力量对比,抑制楚国的贵族集团,改革触动了权贵阶层的利益,遭到了他们的抵抗,改革失败;曾被山东六国推为纵约长。

  又乘越内乱,攻灭越国,设郡江东,但中后期他误信秦说客张仪,毁坏齐、楚联盟先后败于秦、齐,失去汉中等地。在位时误用佞臣子椒、子兰、靳尚、上官大夫,宠爱夫人郑袖,排斥左徒屈原,致使国事日非。后入秦被扣,死于秦国。

  当时的楚国开辟了海上丝绸之路,与西亚、南亚的一些国家进行经济交流,可以印证“世界第一大国”之说。楚王为了便于商贸,楚国特地为商队铸造了用于免税的金节,只要出示金节,一律免征关税。节用青铜铸成,上有铭文曰:“得其金节则勿征”,“不得金节则征”。从享受国家免税的优待看,楚国已牢牢把商业控制在官府手中了。

  他在公元前329年成为楚国的最高统治者后,曾经显赫一时。他北伐魏国,攻城夺地;东败越国,拓境江东;公元前318年,甚至组织起七国联军,西伐强秦。楚国的疆域也一度成为当时世界上最大的国家。后来,却数欺于秦,导致损兵折将,楚国兵败丹阳、蓝田,国土沦丧。

  在位期间,正值魏国霸业衰落,楚国独强的一元政治向群雄并起的多元政治转变时期,国际间的斗争十分激烈。楚怀王先后与战国时期的名君魏惠王、齐威王、秦惠王、赵武灵王、燕昭王、秦武王、秦昭王、齐闵王斗法,邻国众多的楚国经常成为各国合纵运动的打击目标,在国际斗争中的处境异常复杂艰难。

  楚怀王趁秦惠王重创齐国,秦国又因秦武王暴毙发生内乱之际,全力灭掉了当时的第二号大国越国,使楚国一下子变成了令人畏惧的巨无霸,对中原国家造成了极大的压力,引起了秦、齐、韩、魏的恐慌。楚怀王时期的楚国对外关系分为两个阶段,灭越之前主要与秦斗,灭越之后主要与齐斗。

  楚国在唐昧战死、庄蹻叛乱后,国势大衰,楚怀王被迫向齐国和秦国求和。宣太后和秦昭王却趁楚怀王入秦之机,不顾国际交往的基本准则,强行扣留楚怀王,向楚国勒索土地,遭到了楚怀王的严词拒绝。

  楚国开始学习中原礼乐文明,到楚怀王这一代,贵族礼乐文明深入骨髓。楚国凭借践踏礼乐文明而强大,最后也因背离礼乐文明而被历史抛弃。他用自己的生命为背叛礼乐文明而殉葬,贪图秦国的割地利益断绝了与齐国的盟约,本身就是对礼乐文明的亵渎与背离。

  事实证明,在残酷的战国晚期,任何一点天真和单纯都是无法承受的奢侈。只有铁一般冷酷坚硬的实用主义之花,才能在这个高冷的季节怒放。

  执政伊始到客死秦国的楚怀王,是一幕悲喜剧。楚怀王执政前期(前328—前313年),楚国国家富裕,他本人亦愿图强,因此此阶段是一幕喜剧。然而,自前 312年起,楚国在丹阳、蓝田两次大的战役中败北,楚国由盛转衰,怀王的喜剧瞬间成了悲剧。

  楚怀王生前的悲剧一直延续到他客死秦国。悲剧的产生和延续,与楚怀王对大势认识不清、用人不当、个人情绪智力不高有关,同时也与楚国本身权力和人才制度的弊端、楚臣们的腐化有关。 “赢得生前身后名”。楚怀王死后,关于他的评价与他本人生前相反,经历了由悲到喜的过程。二十世纪80年代以前,史学界和文学界大都对他持否定态度。

  改革开放以来,学术界依据地下出土资料等对楚怀王进行了重新审视,肯定了他的可取之处。 楚怀王生前身后的悲喜剧,反映了楚怀王本人的复杂性。楚怀王执政之初心愿图强,初衷值得肯定;但楚国的由盛转衰,有他个人方面的原因;他又忠于社稷,表现出高度的晚节,赢得了后人的尊敬。

  推荐于2017-12-16展开全部历史上有两位楚怀王。一个是战国时期楚怀王熊槐,被骗客死在秦;另一个是秦末的熊心,初被立为“楚怀王”,后来被尊为“义帝”,是“亡秦”战争中的精神领袖,后为项羽谋杀。后人为了对这两人进行区别,也常称熊槐为“前怀王”,称熊心为“后怀王”。

  【前怀王】 前怀王画像楚前怀王熊槐(?-前296),楚威王熊商之子,楚顷襄王熊横之父。公元前328-前299年在位。

  楚国本来是六国中的强国,拥有强大的国力,但楚怀王贪婪成性,屡次中秦国相张仪的计谋,得不偿失,本是齐国的坚定盟友,却背齐投秦,把楚国的国力耗尽,终于身死异国。

  楚前怀王,芈姓,熊氏(先秦时的“姓”和“氏”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名槐。在位时贪令智昏,任用佞臣令尹子兰、上官大夫靳尚,宠爱南后郑袖,排斥左徒大夫屈原,致使国事日非。公元前313年,秦国张仪欺骗怀王要其以断绝齐国之交换取秦国割让六百里商于之地,怀王中计,与齐国断交后只得六里地。怀王恼怒不已,发兵进攻秦国,被魏章大破于丹阳,怀王再召集全国的部队,发动进攻,再惨败于蓝田,其后公元前311年秦国攻取召陵,楚三战皆败,走向没落的道路。

  公元前299年秦国攻占了楚国八座城池,秦昭襄王约怀王在武关会面。怀王不听昭睢、屈原劝告,决定前往武关,结果被秦国扣留,秦王胁迫怀王割地,怀王不肯。怀王被扣留期间,楚人立太子为王,是为顷襄王。公元前297年楚怀王逃走,秦人封锁通往楚地的道路,怀王逃到赵境,赵国不敢收留他,怀王企图逃往魏国,但被秦国追兵捉回。公元前296年怀王在秦国病逝,秦国把遗体送还楚国,“楚人皆怜之,如悲亲戚”。公元前278年,秦国大将白起带兵南下,攻破了楚国国都,屈原亦在同年五月五日这天投汨罗江自杀,这是端午节的由来。 【后怀王(义帝)】 后怀王铜像楚后怀王(义帝)熊心(?-前205)是前怀王熊槐的孙子,公元前208-前205年在位。

  公元前223年楚亡后,熊心流落民间牧羊。秦二世元年(公元前209年)秋七月,陈胜、吴广于蕲县大泽乡(今安徽宿县)起事反秦,夺取陈县后,遂立国号“张楚”,陈胜自称楚王。天下英雄响应,九月,楚人刘邦沛县(今江苏沛县)起兵,自立沛公。同月,楚国名将项燕之后项梁、项羽叔侄起兵于会稽(今苏州),项梁自号武信君。

  楚后怀王熊心铜像秦二世二年(公元前208年)腊月,陈胜被秦将章邯击败,下落不明。同年夏六月,项梁获悉陈胜确已遇害的消息,遂召集刘邦等各路将领至薛县(今山东滕县)商议反秦大计。谋士范增献策说:“陈胜败固当(理所当然)。夫秦灭六国,楚最无罪。 自怀王(熊槐)入秦不反,楚人怜之至今,故(所以)楚南公曰‘楚虽三户,亡秦必楚也’。今陈胜首事,不立楚后(楚王后代)而自立,其势不长(不能长久)。今君(项氏叔侄)起江东,楚蜂起(蜂拥而起)之将皆争附君者,以君世世楚将,为能不复立楚之后也《史记·项羽本纪》”。项梁采纳范增的建议,访楚王后裔怀王之孙熊心立为楚怀王,定都于盱台(今江苏盱眙)。熊心与其祖父谥号相同,以期承袭其威望,“从民所望也”。

  秦二世二年(公元前208年)秋九月,秦将章邯于定陶(今山东定陶县)击败楚军,项梁兵败丧命。此时,刘邦、项羽仍在攻打陈留(今河南开封东南),而陈胜旧部吕臣驻守“张楚”旧都陈县(今河南淮阳),均位于定陶西南边,倘若秦军乘势南下,盱台危矣。刘邦,项羽为稳定军心,保卫怀王,抵御秦军,急移师东归,并请怀王北上迁都彭城(今江苏徐州),吕臣也觉形势严峻,弃守陈县,投奔怀王,驻军彭城东,与驻彭城西项羽,驻砀郡(今安徽阳砀山)刘邦彼此形成犄角,互为声援。而秦将章邯“已破项梁,以为楚地兵不足忧,乃渡河北击赵”。楚正面军事压力暂时消退,怀王开始着手整顿楚国政局,并亲理楚国军政事务,积极策划伐秦灭秦总的战略布置。

  闰九月,“怀王并吕臣,项羽军自将之”,即将项羽、吕臣二支军队合并一处由自己直接统帅,怀王开始掌统南方各路反秦义军。怀王破格提拔宋义为卿子冠军,确立自己亲信掌握兵权,率项羽、范增、英布等将北上救赵。同时发表了著名政治宣言,与诸将约定“先破秦入咸阳者王之”。并同意刘邦收集项梁、陈胜余部西行攻秦。但项羽不愿北上救赵,更愿与刘邦西行入关。怀王认为“项羽为人慓悍,独沛公素宽大长者,可遣”,没有答应项羽要求,而只遣沛公西行攻秦。

  汉王元年(公元前206年)初(冬十月),沛公刘邦“入破咸阳,平秦”。二个月后(冬十二月),项羽于巨鹿大破秦军主力后拥兵四十万继刘邦入关,“诛秦王子婴,屠杀咸阳”。

  秦亡,项羽因晚于刘邦入关,故使人还报怀王要求改变先前“先入定关中者王之”的约定,怀王不允。项羽原本就对怀王不肯遣他与沛公俱西入关有所怨恨,此时更为恼怒,怨曰“怀王者,吾家(项家)所立耳,非有功伐,何以得专主约(怎么一个人主持约定)《汉书·高帝纪》”,又曰:“天下初发难时,假立诸侯后(后裔)以伐秦。然身被坚执锐首事,暴露于野三年,灭秦定天下者,皆将相诸君与籍(项羽)之力也。义帝虽无功,故当分其地而王之(分地称王)《史记·项羽本纪》”。春正月,项羽佯尊怀王为义帝,“实则不用其命”。春二月,项羽仿效旧制,大行分封王侯。并自立西楚霸王,将义帝都城彭城据为已有,借口“古之帝者,地方千里,必居上游”,迫义帝迁都于长沙郡郴县。郴县地处五岭北麓,古为南蛮百越之地,位于湘江干流耒水上游河谷。战国初期,仍处于“各以邑落自据”的氏族社会,楚人称其为“菻”,意为长满青蒿的地方。战国中期,楚悼王拜吴起为相“南平百越”,“菻”为楚征服,为楚南边陲。楚怀王熊槐时期,方形成一定规模的城邑,故改称为“郴”,(据楚“鄂君启舟节”铭文考证,原篆左从“邑”,右从“廪”之初文的楚篆字是“郴”的通假字,原意引申为“边远之邑”)。郴城怎比得上彭城繁华。义帝自然不肯移身迁都,仍居彭城。

  义帝元年(公元前206年)夏四月,项羽欲还都彭城。怎肯义帝与其共居一城,故派遣将士迫义帝徙郴,义帝无奈只得出都就道,但左右群臣,依恋故乡,怨声载道,未肯速徙。项羽大怒,暗令义帝途经之地的三王(九江王英布、衡山王吴芮、临江王共敖)欲将义帝击杀于途中。义帝元年,汉王二年(公元前205年)冬十月,英布遣将追杀至郴县,将义帝弑于郴城穷泉傍。郴人怜之,将义帝葬于城邑西南边的后山。

  汉二年(前205年)三月,汉王刘邦统大军东渡黄河直指洛阳,途经新城(今河南商丘),遇三老董公获知义帝死讯,汉王十分悲痛,令三军发丧,缟素三日。发檄文布告全国:“天下共立义帝,北面事之。今项羽放杀义帝于江南,大逆无道!寡人亲为发丧,诸侯皆缟素。悉发关内兵,愿从诸侯王击楚之杀义帝者《史记·高帝本纪》”。天下诸侯响应,汉王得各路大军,共计五十六万人,杀奔彭城,讨伐项羽,揭开三年楚汉之争序幕。

  公元前202年,刘邦灭项羽统一天下,建立汉王朝后,遣王陵、周勃、樊哙三侯至郴为义帝发丧。后人建祠庙以祀义帝,并将三侯所过永兴、桂东,咸立三侯祠以祀。 怀王登基时应该也是一个很有作为的贤君,励精图治。楚国的实力也在一天天的变强。楚国强大的实力达到了牵制各方势力对比的关键。当时的秦国还没有后来那么强大,虽然也很厉害但是也没有一口气吞下天下的能力。大致与齐、楚的实力相近,战国时代最厉害的三强此时就是在玩拔河游戏,无论是谁都没有赢过对手的能力,而另外的一方则是关键的所在。从地理位置来看,秦国在西,齐国在东。而楚国则在夹在双方的中间成了双方相互较逐的对象。在我们后人来看,楚国应该于齐国联盟而对抗秦国,而怀王的“弃明投暗”无疑是自毁长城的愚蠢之举。但是只要翻一翻历史就可以知道,楚国为什么会于齐国翻脸而交于秦国。历史上,楚国与秦国就是百年的儿女庆家,春秋战国时代楚秦之间的通婚无数,当年吴王阖吕把楚国打的几乎要亡国的时候,跑来救命的就是秦国(虽然是申包胥请来的,但是秦国人毕竟来了)。而从此以后,楚国与秦国的关系就一直很暧昧。相反,楚国和齐国则是一直处在一种很敌视的环境中,当年楚成王威慑齐桓公让齐国很没有面子,而后来的连续百年齐国和楚国之间的关系就一直没有达到同盟的那种和慕程度。两个国家其实一直都是相互怀疑相互利用的。我们可以惦量一下,一个是儿女庆家、一个是不信任的同盟。作为怀王,他选择秦国固然有利益的诱惑,但是也不能否认血亲的关系。楚怀王和秦国结盟应该也是人之常情。

  不过楚怀王被张仪戏耍的事情似乎也是怀王一生的耻辱,一个人被对手戏刷成这样,也确实是很悲哀。但是毫无疑问,张议的计谋其实很没有计术含量,或者说是很弱的计谋。放在现代这个社会中,我想也只有白痴会被张议的技术含量那么低的骗术给蒙的晕头转向。而楚怀王作为一国之君却被一个骗子耍的团团转,这一切似乎有点不可思议了。因此,对这种结果我只能用两种方式来理解。第一楚怀王是个白痴,第二楚怀王是个没有心计的人。而纵观怀王的一生,他似乎也算不上一个弱智的人。反而是一个很有上进心和处事能力的君主。而第二种可能也不成立,因为从怀王后来设计灭了越国可以看出他是一个很有心计的人。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让怀王这么容易的就被张仪给欺骗了呢?我个人的理解仍然是秦楚百年的暧昧关系让怀王放松了对秦国本应该具备的警惕性,从而非常天真的相信了秦国的骗术。进一步讲也正是因为楚齐之间的矛盾才让秦国有钻空子的机会。与其说是张仪设计骗了楚王,离间了齐楚之间的关系,倒不如说是齐楚本来就没有什么关系可言。我们现在设计的齐楚联合对抗暴秦的规划在当时基本就是妄想,很难实现。

  后来恼羞成怒的怀王派兵攻打秦国,可惜反被秦军重创,丢失了重要的汉中。从而失去了牵制秦国扩张的能力,之后秦军翻过秦岭,打败了在四川内斗的蜀国和巴国,从而将领土扩大了一倍,至此,秦国的实力已经凌架在了六国之上。对于秦国的实力扩张,我觉得怀王具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在整个事件中缺乏基本的理性,反而像个小孩子一样的任性,结果了直接导致秦国的崛起和楚国的衰退。至此之后,楚国也再没有翻本的希望了。

  而受了欺负的楚王丢了祖宗留给他的领土,觉得很对不起祖宗,于是决定光复国土,但是秦国人的威力他领教了。觉得找秦国收复失地似乎很不现实,于是乎便冒出了一个想法,向西不行,那就向东试试,当时楚国的东面就是曾经大闹中原的越国。不过越国人似乎没有了勾践时代的那种开拓进取的勇气,反而变得越来越不思进取。此时的怀王碰见了如此的对手那真是运气好到了极点,于是怀王便命令间细潜入越国煽动越王攻打楚国。此时的越王也是典型的白痴一个,居然还真想乘楚国被秦国打败之际来乘机捞一比外快。不过早已经准备好了的楚怀王似乎就等着越国人的进攻,于是当越军攻打楚国之后,立刻间几十万楚国大军便杀的越国片甲不留。一举灭掉了当年的春秋霸主而一统江东,至此楚国一举将江苏和浙江划入了自己的国土。东到大海、北至河南的中部,西到汉中,南到两广的北部。东西、南北相距有5000里之多,坐镇东南成了当时面积最大的国家!对于楚怀王的开疆扩土,我还是抱着肯定的态度的,毕竟楚国领土最大是在楚怀王时代打下来的,但是从历史上看,楚王的西进不成反而向东的战略其实并没有什么可取的地方。在战国后期,最大的敌人应该是秦国而不是倒霉的越国。怀王把对秦国的怒火撒在越国人身上,无疑就是在告诉秦国人自己很怕他们。这很不符合楚国人的规矩。因为楚人向来遵循在哪里跌倒就在哪里爬起来的道理。不论你秦国有多少强大,惹了我就要报复你。就算打得自己亡国灭种都在所不惜。而自从开了这个先例后,楚国对秦国是一退再退。而向东却是不停的扩张,当白起横扫湖北的时候,楚王逃到了安徽,觉得自己很生气,却又不敢找秦国人算帐,居然把一向奉行仁义很少打仗的鲁国给灭掉了,这在当时无疑是很不得人心的事情。在国际上失去了道义。而且不断的丢失西部领土,虽然可以依靠东进而捞回来,但是不争的事实就是秦国在这种不断的扩张中慢慢的拥有了对六国的决对优势。这个根源在很大程度来讲应该怪到怀王的头上来,我们可以预想一下,如果当年怀王死死的守住汉中不给秦国东进和南征的机会,那么统一天下的还会是秦国人吗?或者退一步讲,面对秦国的步步紧逼如果怀王不是采取向东的策略而是向西卡住秦国。只要守住楚国的精华,还怕秦国的扩张吗?因此,我觉得尽管在灭越国的过程中怀王有作为,但是他也开了一个很糟糕的先例。从此之后,秦国也再也没有把楚国放在眼里。

  后来,楚国和秦国又打了一架,又丢了很多领土。但是秦国的嚣张引来了齐国的干涉,当时的秦国还没有同时对抗六国的实力,无奈下秦王同意和楚国和解并且愿意归还侵占的土地。从商人的眼光来看,这么好的事有便宜不占白不占嘛,白拣的好处谁不要?不要的是白痴,但是楚王就偏偏不要。楚王要什么?他要的是张仪,那个骗取了他信任的张仪,希望把他捉住了碎尸万断。后来的结果当然是怀王再次被张仪骗的团团转,自己也被骗到秦国当了俘虏。过程在史书上记载的很清楚,我就不废话了。当张仪把怀王这个在思想上尚处在未成年人水平的“儿童”拐卖的秦国后,本想来的奇货可居,乘机敲楚国人一把,但是楚国的大臣们似乎动作更快,马上就立了新君。这些在庙堂之上的家伙虽然把国家搞的一团糟,但是毫无疑问,这次他们还算是做了一件人事。楚人用行动告诉了秦王,你们抓的那个俘虏对我们已经没用了,要怎么处置你们自己看着办吧!对于楚国的回应,秦王也是骑虎难下,放了怀王吧,那么以前的努力不就都白费了吗?杀了怀王吧,又怕引起楚人的仇视,而且在六国中肯定会引起巨大的骚动。放又不能放,杀又杀不得,唯一的办法就是继续软禁了。对于这件事秦王一定也很郁闷,自己费了那么大的劲儿,却什么好处也没有得到,最终得到的却是一个既不能放又不能杀的废物。人质的家属显然绑匪手上的肉票并不关心,要杀要剐随你们便。养尊处优的怀王又不会种田,对于秦国的经济建设也不会有任何的帮助,反倒是每天吃干饭。俨然成了“社会寄生虫”,不过秦王不在乎这个。他觉得是金子终究会发光。于是乎怀王便成了秦国的坐上宾,吃喝拉撒都可以找秦王报销。这在我们看来无疑是天上掉的陷饼。不过对于怀王这个平时当老子当习惯的人来说,突然让他在秦国当孙子无疑是最难受的事情。于是乎郁闷了很长时间的怀王同志,终于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做了一个决定,逃!但是往哪儿逃呢?楚国?显然不可能,因为那个方向有秦国的重兵把守。塞外?鬼才想去呢!那么剩下的就只有黄河方向的魏国了。怀王的计划很成功,他自己也逃出了秦国,站在魏国的大地上他舒了口气。光明似乎就在眼前。但是百密必有一疏,怀王他没有想到魏国人是否会收留自己。而结果似乎也很不幸,当年嚣张不得了的魏国此时已经被秦国给打怕了,见了怀王就像是见了瘟神一样,不管怀王如何苦苦哀求就是不肯开城门,终于追兵到了,怀王的腿还没有跑热呢,就被秦国大汉给当小鸡拎回去了。再次被俘虏后,秦王似乎很关心怀王同志的安全,给他派了加备的卫士来保护他的安全。怀王的官邸被围的水泄不通。想逃?只有坐直升飞机了…不过更糟糕的是,此时的怀王已经失去了信心。得了抑或症。终于,在战国时代曾经显赫一时的楚怀王自己把自己给郁闷死了。

  虽然怀王死了,但是楚国人似乎并没有忘记他,用怀字来寄托自己对君主的怀念之情。而怀王的影响力似乎不仅仅于此,百年后当暴秦的统治引起天下大乱的时候,项羽打的旗号仍然是楚怀王。或许在现代人眼里怀王是一个昏君。但是在古楚人的眼里,怀王却是他们的骄傲。梅州中心传动刮泥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