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访问!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香港抓码王心水网站 >

專訪赴港記者:港人反裹挾公道在人心

发布时间:2019-09-14 点击数:

  我之前去過很多次香港,也觀察過幾次和平游行,但令我從沒想到的是,香港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天天都有示威者,其實就是暴徒。他們做一些沒有底線的事,比如,攻擊中聯辦、砸基站、墨水洒國旗等等。一次,我親眼見到一位73歲的老人在機場被圍堵,原因竟是沒有接過他們(示威者)的傳單,而是把傳單打掉。他們憤怒地追著老人,一直追出去幾百米。這還不甘心,他們(示威者)還“碰瓷兒”,躺在地上,說老人打了人……他們一邊做著這樣的事情,一邊嘴上挂著“民主、自由”,他們心中的自由,就是“你不贊同我,就該去死,就該挨揍”。這樣的民主是多麼荒唐可笑!

  73歲老人被圍堵(環球時報記者實拍)鏡頭二:200萬人游行?暴徒裹挾香港市民引不滿

  香港現在約有750萬人口,反對派會把所有游行人數往大了說,水分是翻兩三倍的。他們這樣,就是要讓一些不明白實際情況的香港市民誤以為,“我是不是沒有參加?我是不是錯過了什麼?我是不是成為少數了?”從而產生心理壓力。

  我們在西方媒體和港媒上看到的景象絕對不是真實的,香港很多的民意,在我看來,沒有完全被激發出來的。以前,香港民眾不敢反抗,因為那些暴徒全副武裝,如果看到他們帶的工具,你也會不寒而栗。比如鋼管、剪刀、尖銳的尖頭傘、還有下端尖銳的登山杖。登山杖已被他們搶購一空,你說普通市民誰能不怕?遇到他們的時候,普通市民很多都是默不作聲,或者說委屈自己,被逼表態。

  香港示威者(環球時報記者實拍)反對派這樣裹挾香港市民,已經引起了民眾的不滿和反抗。在當地新聞報道中,你看到的,是滿畫面的游行人群,而你看不到的,是路邊因游行導致關門的商家,是去其他地方度假的普通民眾,是被霸佔的地鐵站,是民眾無法上班的場景。被逼無奈,香港民眾已經開始反抗,敢動手打那些黑衣人了,以前他們是不敢的,但現在發生這樣的事,說明民意已在漸漸顯露出來。

  之前,在港澳辦舉辦的發布會上,給香港警察的高度評價,我覺得特別確切。我在前方看到的一些警察,我就說一個細節,香港的溫度在7、8月份是什麼樣的,那個潮熱的天氣,哪怕穿著短袖出去就會立馬濕透。警察在街上,尤其是防暴警察,處理這種事情的時候,他們永遠是全副武裝,捂得嚴嚴實實,頭戴那種又大又重的防暴頭盔。他們不僅要承受暴徒攻擊,最可恨的是,警察的個人資料包括家屬的資料都被起底,在網上傳播。有一個警察家屬說,“訂外賣都不敢訂,因為怕被人下毒。”

  現在香港反對派把社會輿論引導到針對警察上,非常嚴重。除了高強度的工作,還有輿論的、媒體的不公的審判,還要擔心自己家人的安危,這樣的情況能持續多久?反對派最希望達到的就是讓警察瘋掉,變成無政府狀態。有一個被採訪者告訴我,反對派的目的就是希望讓警察有一天撐不住,不干了,這樣香港就真亂了。還有一個警察跟我說,“如果有一天香港沒有我們,就沒有了。”他說這句話真的隱藏著非常大的心痛和擔憂。

  香港警察和小孩(環球時報記者實拍)這個照片的信息量特別大:三方,一方是小孩,那麼小的一個小孩香港马会开将结果直播,他本應該看球賽、本應該打游戲,正是放暑假的時候,他就舉著這麼一個政治性的標語,還直斥這個警察說香港警察丟臉。比較諷刺的是,旁邊這個被他罵的警察還要保護他的安危,因為孩子在人群裡邊。警察一臉的無奈,而周圍所有人給這個小孩叫好。這讓這個小孩從小就產生一個非常扭曲的價值觀:我這樣做是不是對的?我就跟這個警察聊,“你有沒有感覺小孩所說的那種感覺?”他說“我不會感覺到恥辱,我知道他們說的是錯的。”他說的這一句我覺得非常有分量,這是警察現在仍然在堅持維護治安的一個重要原因,因為警察知道背后是十四億的中國人。暴徒越來越失去民心,他們的執法也更加果斷。

  一個是元朗的,他們所說的“無差別襲擊事件”,說那些白衣人是黑社會,見到市民就打,但實際情況是,這些白衣人所打的市民有很多之前被拍到在地鐵裡把黑衣服換掉,換成普通市民的模樣。香港媒體看不到暴徒事先挑舋,宣稱要拆元朗祠堂。看到的都是白衣人毆打市民,但之前他們扔東西、挑舋、圍攻村子這些,港媒和西方媒體都看不到。這就是一個媒體“拉偏架”的例子。

  “拉偏架”的西方媒體(環球時報記者實拍)另外一個例子是警察在清場的時候,面前永遠先要克服的,是站在暴徒前媒體的攝像頭,所有的西方媒體,永遠是把鏡頭對准警察,他們最希望看到警察舉起槍的那一幕,然后把光調的暗一點,弄得邪惡一點,似乎這就是警察在鎮壓市民,他們永遠不會拍那些一身黑、帶著口罩、帶著墨鏡、手裡拿著棍棒、石塊、磚頭的反對派,永遠不會把鏡頭對准他們,很少很少。這樣剪出來的視頻是什麼樣的?可想而知。我在香港看到一些外部勢力,一些西方媒體,他們拿相機拍的時候都是很心虛的。我曾經看到一個老外把相機拿在胸前拍,正常誰會這樣拍?香港警察也有所警覺,他們會被呵斥立刻離開。

  當知道愛國人士會在暴徒把國旗丟入海中的地方把國旗再次升起的這個消息時,我們前方的記者其實已經忙碌了一整天,但仍堅守在那裡。夜裡十二點半,那些愛國人士終於來了,國旗重新升起。

  五星紅旗迎風飄揚在維港上空,他們是香港護旗手。(來源:央視新聞)(稿件根據訪談實錄整理)